加入最愛 | 回到首頁 | English | Japanese

 










 

「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演講內容 ◎ 賴正哲(晶晶書庫負責人)
                        整理/trini

◇ 華文世界最蓬勃的出版文化

各位朋友大家好!實在沒想到,今天會站在新公園的音樂台,然後來談分級制,因為以前我來新公園都是來認識朋友、都是來釣人的,沒想到今天需要站在這裡來講這樣一個很不堪的制度。

因為我自己本身是學空間設計,發現最近台灣有一個很特別的城市景象,我去69元書店,我就發現,他們就在一個好多人的架子上面畫了一個好大一個「限」字,就標在書架上面,我想這是我去過很多國家,都從來沒有看過的一個書店景象。

很多的這種限制級的很大的字,放在一個你要買的書的上頭,想像中應該是共產國家或集權國家做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一個號稱非常民主、非常講究人權的國家,會出現的城市的景觀?那因為我自己本身開書店,接觸到很多海外過來台灣觀光或是買書的朋友,我是覺得很難得的一點是說,台灣是一個華文社會裡面,出版業裡面最蓬勃的世界,就是說,不管是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或中國大陸,他們都覺得台灣的出版業非常蓬勃,那我覺得這是台灣非常難得的奇蹟。

就是說我們可以在短短幾年之內,發展出非常獨特、以台灣華人的出版文化,所以他們到台灣來,都要買很多的書,可他們走到我的書店,發現我的書全部都包起來了,上面還標了一個好大的「限」字,他們還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很多書都開始穿上了衣服,然後貼上標籤,他們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 一本書的定義完全因人而異

那我今天也帶了一本書過來,我想,在我還沒有長大,還沒有來新公園釣人的時候,我那時候看到很多報紙都寫說新公園很可怕,非常的齷促、骯髒,然後很多人都在裡面發生性行為。

後來呢,我就無意中發現一本好書叫「孽子」,是白先勇寫的書,我就買回來看,我就發現裡面的確滿夠亂的,也滿悲慘的,可是他卻強烈的勾起我的認同感,我因為「孽子」我認同了我自己的身分,我因為「孽子」我走進了這個族群,我因為「孽子」我開始活出我自己。所以,一本書你如何去定義,完全因人而異,當我覺得新公園,因為「孽子」這本書改變了我所有的想法的時候,我相信應該是尊重所有創作者,他們對於文字的表達,對出版的自由的權力,是不應該被剝奪的,我想我今天就很簡短的表達一下我的立場。

◇ 以平常心看待身體與性

那另外一個就是,剛剛主持人有講到我那個官司,我還要再補充一點,就是我被警察搜索的那些書,基本上都是我在香港的啟德機場可以買得到的書,就是他們有很多的刊物是放在機場旁邊,讓觀光客要上飛機了來不及去買,就在旁邊的小書店買一本書帶回你的國家,可是到台灣來,我發現那些書竟然變成禁書,而且我還因為這些書必須要打官司,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我想現在香港已經屬於中國大陸在管轄了,那我一直覺得說台灣應該要比香港要自由進步,可是在香港合法的書,到台灣來我在台北賣,卻變成禁書?而且在法院裡頭,因為那個過程,我真的發現我們有很多人對於身體、對於性是這麼的害怕!

尤其是我們的法官跟檢察官,看到身體的時候竟然是這麼的緊張跟不安,那我覺得,當你做好了很多處理跟保護措施的時候,你用一種非常正確的心態去看待這些刊物的時候,其實犯不著那麼可怕的!而且我相信那些人的年紀其實都比我還小,就是說我覺得他們的觀念應該是更開放,而不是這麼的保守或害怕去看待身體。

另外我要說的一點就是,我那個書店在公館這個地方已經開了六年了,那我的四週全部都是教會,我的居民就是一般的歐吉桑、歐巴桑,他每天經過要看到我貼的那些海報,看到最近這個「遇見好男孩」、「十七歲的天空」,都是男男或女女抱在一起的海報,他們覺得這就是一個特色,知道這叫做同志書店,教會也接受他了,社區的歐巴桑、歐吉桑也接受他了,可是誰不接受他?

一些保守團體不接受他,保守團體站出來,要把這些東西…就像剛剛這個主持人講的話…燒掉。那我覺得這非常的可惜,台灣的活力不就在這裡嗎?我們到處都可以看到非常涼快的檳榔西施,我們也看到很多屬於台灣很獨特的情色景象,那我覺得,當我們能用比較平常心去看待這些刊物,或看待身體的時候,我覺得這才是真正做到一個進步城市該有的典範。謝謝!













 
   
 
   
   

連署與行動發起



花魁異色館(KKcity性與性別討論站)

聯絡信箱 ttcat.ttcat@msa.hinet.net
最佳瀏覽 1024 X 768 IE5.0+ 如果無法顯示 Flash 請下載 Plug-in player

本站所使用的已註冊商標之圖片皆屬於原著作權公司或個人
其他為本站自行拍攝設計,請尊重網路著作權,如有侵權請來函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