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 | 回到首頁 | English | Japanese

 










 

「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演講內容 ◎ 陳雪(作家) 整理/玉立

  大家好,我是陳雪。我想講十年前的事情,十年前我剛出第一本書,叫惡女,然後,我很想講十年的時間好像很久,可是其實現在是比十年前更可怕的時代,十年前你們差一點就看不到有一個作家叫陳雪,他出的書。

  其實我覺得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小小的警總,就是那種自由心證,覺得什麼才是藝術,什麼才是文學,什麼東西是可以被怎樣怎樣的。我今年已經要出第十本書了,只是十年前那時候已經跟出版社簽了約,小說也進了印刷廠,只是突然間出版社的編輯,編我這本書的編輯覺得我寫的東西太下流了,就去跑跟老闆告狀,所有人大家就討論這個東西這麼恐怖,不要出版了。那時候我還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女孩,我就在想「我寫的東西很下流的,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事情就爭爭爭,爭很久,然後就終於出書了,可是他用一個很可怕的方式,他貼了一個十八歲以下禁止閱讀,然後用一個膠膜包起來,出版了。結果呢,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個出版策略,因為後來這個書就還蠻賣的,然後第二刷的時候,那個塑膠膜就不見了,很多人收藏的是有膠膜的那個版本。

  我想講的是那個時候我所遭遇到的事情就是,為什麼一個那樣的東西,先不管他是不是文學,其實我從來不覺得有誰可以說什麼是文學作品,什麼是藝術,什麼不是。因為這會隨著時代不同而有所改變,可是可怕的是,不管那時候的出版社,或那時候可能即將閱讀到的人,他們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小小的警總,那個警總是他們會來告訴我們什麼東西可以看,什麼東西是可以給小孩子看的?什麼東西是十八歲以下或十八歲以上可以看的?可是這就相當**,如果他們把我們當白痴養,從小開始養,那我們就會變成白痴。

  其實到現在我那個惡女書的讀者,有很多高中生、國中生,他很常年的寫信給我,可以說我一直陪伴他們讀了大學,如果他們像當初那樣子,十八歲以下不可以讀,甚至這個書根本就沒有出版,你可以想像如果一個作家的第一本書就不能出版,而且是被用很可怕的方式當作一個下流的、禍國殃民的什麼作家,還會有今日的我站在這裡嗎?我還能寫十年的小說嗎?會有這麼多人因為看了我的小說而有所感動或是改變他們的人生嗎?我覺得沒有這個機會。

  可是,我相當感慨的是,我一直以為時代在進步,十年了,我寫了十本書,十年前我們必須要抗爭的,必須要怎麼樣的,想不到現在,竟然比以前還要可怕,我就在想這個莫名其妙的,也不曉得是什麼的分級制度,萬一真的成立,那麼全世界就要再度陷入每一次都會突然間有警察衝到書店說「這個可能不是文學、這個怎樣怎樣」,那如果讀書的人是不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想這個是不是在毒害我的心靈。可是我已經變成一個號稱是一個作家,或是一個小說家的人,但是,難道那樣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嗎?就是今天一個被當成是作家的人,明天會被人家當作一個毒害青少年、毒害別人心靈的人?那這個標準到底在哪裡?

  我非常遺憾的是我看到十年之後,讓我看到社會真正在改變,可怕的是,十年前你講你是同性戀別人可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你,可是現在他們不是,現在他們是用一種在心裡的反對,可是表面上假裝非常政治正確。我覺得在這個議題的問題也是一樣。就是他看起來……,我聽到很多人都說保護青少年是應該的,我覺得他的可怕之處就在於他用一個非常漂亮的包裝,包裝著一個非常箝制人心的思想,因為我覺得自由,或是創作的自由,如果是在一個自由與人權的前提底下,他其實是沒有等級的,就是我好像常看到電視裡常轉播那個AV女優,穿得很辣啊,說他們什麼一天片酬幾十萬,可是下一個就在講哪裡哪裡去抄檳榔西施,可是很荒謬的是這個檳榔西施他有可能明天就變成一個女明星,你知道嗎?也就是說大家在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標準在看待色情這兩字。這就好像我一樣,如果我的第一本書沒有變成真正的書,我就可能是一個地下的作家,但是我可能還會一直不斷不斷的創作,但是我是同一個人。那我覺得大家都沒有去想到分級制度這個東西背後所產生的箝制,可能以為他只是在保護青少年,那我希望我大家就是用我這個人當例子,去好好想想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看起來很甜美很正當,可是其實是使我們社會不斷在倒退的。













 
   
 
   
   

連署與行動發起



花魁異色館(KKcity性與性別討論站)

聯絡信箱 ttcat.ttcat@msa.hinet.net
最佳瀏覽 1024 X 768 IE5.0+ 如果無法顯示 Flash 請下載 Plug-in player

本站所使用的已註冊商標之圖片皆屬於原著作權公司或個人
其他為本站自行拍攝設計,請尊重網路著作權,如有侵權請來函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