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 | 回到首頁 | English | Japanese

 










 

20050617分級怪獸嘜擱來-抗議黑箱作業、反對惡法上路」記者會
U24首次現身發言稿◎黃頌竹 (Under 24兒少團體籌備會代表 )

我們是一群在聊天中突然覺得應該要發起、成立這樣一個團體的年輕人,這個團體的名稱暫時被我們叫做U24,因為在青委會的定義之下,不滿24歲的通通都是青年,因此我們希望以24歲做為一個界線,想要讓不滿24歲的年輕人的聲音,能夠透過一個更有效果的方式讓社會聽見,也讓上面的政策決定者、官員、以及兒福團體能夠聽見。

我今天在這裡發言,只代表我以及我的一群好朋友們的聲音,我不想和市面上的許多兒福團體一樣,自稱自己能夠表達兒童青少年「真正」的聲音,我總是很懷疑,在這麼多不同的面貌和想法之下,怎麼可能有一種「真正的」,兒童青少年的聲音呢?我願意說,我代表的是一種不同的聲音,我想替那些,想要站出來表達不同於兒福團體、不同於家長、不同於官員的兒童青少年,說一些他們可能會想說的話,而讓這些話能夠真正站在一個可以和頭上那些巨人們溝通的地位,就是我們想要成立這樣一個團體的目的。

這些平常說話沒什麼人尊重的年輕人們,和那些所謂成熟的大人們,並不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物種。不需要辯稱你們有沒有這樣認為,我自己未滿24歲,我的許多朋友們也都不到這個所謂成熟的年紀,而我們有的一種共同的感覺,就是我們被當作一個截然不同的物種在被對待。我們被當成是怎樣的一種物種呢?是種不能獨立、不能自主、不能發表成熟的意見、因此不能發表有效的意見、需要被嚴格保護而且自己不可能保護自己的物種。這次的分級辦法草率出爐,並且急著要上路的這件事,已經充份地顯示出,在台灣的兒童青少年,正是如此被頭上的官員、兒福團體、和家長聯盟看待的。

例如前陣子造訪台北市議會的《超魔人》漫畫,只是一部劇情類似《蝙蝠俠》或《蜘蛛人》的日式科幻英雄漫畫,而向市議員反應的家長卻聲稱是「內容充斥變態、色情,完全與科幻無關」,而議員則有意地選擇特定地對白來突顯這部漫畫的色情。我很好奇,只在漫畫中出現過一次的對白就能表示這是一部色情漫畫?怎麼在議會上不談一下這部漫畫的其它內容?有什麼英雄漫畫是可以不畫罪犯的?沒有罪犯誰能成為英雄?並且,在分級辦法尚未真正實施之前,是誰能夠判斷這部漫畫是不是限制級?還有,最主要的是,在這次的事件中,除了母親對兒子的詢問之外,這部漫畫的真正閱聽人,青少年的聲音在哪裡?我很好奇,在該次事件中,除了那個國三的學生真正有從第一集開始讀到第四集的還有誰?誰才能真正告訴大家這部漫畫的內容是什麼?可是這個學生從頭到尾都沒有機會為自己說句話。為什麼?

未成年人和所未的成年人是同一種物種,沒有誰是昨天還是個孩子明天就變成了成人的,而事實是,很多成人的意見其實比我們還要更不成熟。在沒有了解過這部漫畫的前後劇情,並且只因為一句兩句台詞就把一部日式科幻英雄漫畫說成是單純的色情暴力漫畫,這樣的言論這樣的舉止真的是成熟的嗎?今天分級辦法如果說上就上的話,我們能看什麼書,就會完全受制於成年人,在現在的圖評會有未滿24歲的閱聽人參與分級的評議過程嗎?沒有!在新聞局與其它單位,不論是出版業者或家長聯盟或是兒福團體,真正的兒童青少年主體有被受邀到場來參與嗎?沒有!我希望這在台灣不會是一個常態,往後以兒童青少年為主的相關政策在執行以前,都能夠更充份地和真正的主體進行溝通。













 
   
 
   
   

連署與行動發起



花魁異色館(KKcity性與性別討論站)

聯絡信箱 ttcat.ttcat@msa.hinet.net
最佳瀏覽 1024 X 768 IE5.0+ 如果無法顯示 Flash 請下載 Plug-in player

本站所使用的已註冊商標之圖片皆屬於原著作權公司或個人
其他為本站自行拍攝設計,請尊重網路著作權,如有侵權請來函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