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 | 回到首頁 | English | Japanese

 










 

20050617分級怪獸嘜擱來-抗議黑箱作業、反對惡法上路」記者會
色情讀物不是成人的專利特權◎丁乃非(中央大學英美文學系教授、台灣社會研究季刊成員)

淫書裡的女人
據說,分級制度是保護小孩、少年人的。據說,小孩少年,還有女人,不看色情讀物的。或至少,不應當喜歡看,不需要看,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過去是研究金瓶梅的。之所以會研究金瓶梅,是因為從小喜歡看色情小說,又特別喜歡有淫婦的故事,後來看著看著,就想要把別人寫的淫書故事換一種方法來看,看看淫婦能不能讀出不一樣的出路,而不是總被英雄好漢在兄弟的祭壇上給宰了。淫婦被宰,就是代罪羔羊,就是替死鬼。她代的是那些不能承認自己好女色的英雄好漢的罪惡感,也成為只能傳宗接代,不能享樂,以限量精液為核心的宗法經濟學的祭品。為免耗盡那些慾望她的人的精力和精液,只能快快把她殺了。

淫書刊行與知識的普及和民主化
研究的過程裡,發現原來金瓶梅的成書(刊印)年代和脈絡,和九零年代網路開始發燒的時代有些相似處。那時出版業因為經濟和科技的雙重起飛,導致一夕之間,原本只有有錢人和讀書人買得起的書,夜市裡到處都是,便宜賤賣,一下子,讓好些人都可以享樂。也就是,原來讀不起書的,買不起書的底層人們(包括奴婢僕役等),現在都可以這樣消遣神遊,想像明天會更好。這種想像,過往是主政者和上層階級,主子主人們的特權,因為這些人,包括上層菁英讀書人都知道,想像和希望啟動著改變現況的願景以及行動的能量。想像,尤其對於下層和弱勢、邊緣,是一種珍貴資產和資源。這個時候,大約在1600年左右,出現了兩種讀書人。一種較為功成名就的讀書人非常擔心,書籍一旦刊印普及,尤其是金瓶梅這種淫書如果普及,三尺童子都能看了,那還得了,一定傷風敗俗,導致主僕不分,階級混淆,真的非燒不可。

另一種讀書人比較潦倒,他們看到知識普及對於自己和他人所提供的可能性,尤其自己作為落魄文人因此而有了生存之路,反正他考上了老師執照,也找不到工作,沒有錢賺,那還不如自己來寫各式各樣的書,以及書的讀法,賺點評點費、編輯費,讓看書的人,尤其那些在他眼裡必定不懂看的人,看了他寫的範例、讀法、導讀、序,就知道,啊,原來這本書,是該這樣看,是可以如此品評的。這樣的現象,我以為可以看作當時落魄讀書人,和百姓書商小販聯合起來,造就了更為普及的文字生產,文化產品,以及太多太多廣為流傳以致今天得以成為世界名作的淫書(包括金瓶梅)。他們在各式各樣的範例、導讀和序裡頭倡導,淫不在書,在讀者。他們認為,沒有任何再現,本質淫穢暴力,而是甚麼樣的環境脈絡,把這些讀物貶抑為不可讀。

1600年代左右,落魄讀書人和百姓書商小販一起想出來的這種生產更多的小說,為這些淫書寫上導讀和序、評點,讓小說更為廣泛流傳流通,以致好多版本,百樣讀法,讓大家好幾世代以後都還可以選擇,看序還是不看序。

女人,少年和各種性別少數的情慾糧餉:色情人權
美國有一位被譽為上個世紀最重要,影響也愈來愈大的非裔男同性戀科幻作家和理論家,他在大學裡教書,叫Samuel Delany。他曾經說,如果小的時候,沒有色情讀物,那他可能根本活不過來。在一個充斥著白種又男性又異性戀的各種想像資源、情慾糧餉的社會空間,女人、各種性少數、少數族裔、弱勢社群,從小我們就需要色情讀物,作為另類想像的物質材料,啟動慾望和希望以資存活下去。道理很簡單,色慾色情不是成人的專利特權,色慾色情是所有人不分年齡高矮胖瘦性向種族階級享有的人權。



 
   
 
   
   

連署與行動發起



花魁異色館(KKcity性與性別討論站)

聯絡信箱 ttcat.ttcat@msa.hinet.net
最佳瀏覽 1024 X 768 IE5.0+ 如果無法顯示 Flash 請下載 Plug-in player

本站所使用的已註冊商標之圖片皆屬於原著作權公司或個人
其他為本站自行拍攝設計,請尊重網路著作權,如有侵權請來函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