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 | 回到首頁 | English | Japanese

 










 

騎樓下的革命熱血:就是要反假分級──反假分級的理念與展望 ◎ 阿端(反假分級聯盟發言人)

各位朋友大家好!反對假分級的運動到今天已有將近四個月的時間,在這四個月裡,我們辦過許多活動,有到新聞局前面陳情、國際書展的街頭行動,也有像今天這樣對談的座談會。在這個聯盟裡面有許多成員(包括我在內),過去其實沒有這樣的運動經驗,能順利的推動這些活動,全都要感謝許多老師、社運團體以及廣大關心這個議題的群眾,持續給予的支持與協助。

今天我要談的:就是要反假分級!但是反假分級並不單指反對現行的「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而是廣泛包涵所有假藉「分級」、「保護兒少」、「防止傷風敗俗」或是其他理由,實際上卻施行言論檢查的各種手段。無論是現行的出版品分級制、年底即將上路的網路分級、既舊又惡的刑法235條、甚至是電檢的剪片行為,我們都將試著透過不同的形式表達反對的聲音。以英文來說,反對假分級制度聯盟是一個anti-censorship團體,跟全世界反言論檢查的團體無異,我們將以訴求一個完全沒有言論壓迫的空間,繼續努力下去。

除了談理念之外,今天我還想順便藉個機會講一點我們最初集結的故事。

網路是我們這一群人(也許就是所謂的六、七年級生)生活中相當重要的媒介,我們用網路寫東西、用網路獲取資訊、用網路聯繫彼此。大約前年初時,我們搞了一個網路雜誌,叫做重裝 Reset(http://reset.dynalias.org/blog/),除了裡面有許多文化批判、青年創作的文章,Reset 也持續不斷的關心性邊緣與各種性壓迫的事件(*包括聲援溜鳥俠的連署)。然而這幾年來,身處在網路上比任何地方都能更深刻的體認到言論空間緊縮的事實──從BBS到 Web 介面的聊天室,保守勢力都積極的在「淨化」所有性言論和性慾望存在的空間。兒童與少年福利法的誕生,反而強化了這些勢力與權力的結合。去年同樣在紫藤廬有一個座談會,談網路「圓蕉」與網路文字獄,相信在座的各位對警察上網釣魚是用什麼樣的的手段都不陌生。

我一直是一個很容易對著電視新聞發脾氣的人(偏偏我又很愛看新聞),看到莫名奇妙的政策、或是荒謬的事情時,我都會忍不住幹譙。我相信台灣很多這種人,可是當我一個人生氣,旁邊的人可能會告訴我:「唉,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或是氣個幾天過了也只能算了──我們都不斷告訴自己,也重複地告訴別人:我們都是 nobody,這個社會我們無能為力。

然而這些情緒都會累積不會消失:從網路文字獄、何老師的動物戀網頁、同志轟趴及愛滋污名、同志遊行預算被刪減、溜鳥俠事件等一連串國家、媒體與保守團體幾近暴力的性壓迫,我們都一直累積的這樣的情緒,直到這個分級辦法出現才將我們的憤慨推到了最高點。

去年十一月底,重裝 Reset 轉載了一篇來自一個租書業者的文章,標題為:「一個分級、各自表述、沒有標準、家長最大──出版品分級管理說明會」,這篇文章將現行分級制度上的不合理、評定標準的不清楚、以及業者實行上的不可能全部公開在網路上。這篇文章短短幾天之內就帶起網友們強烈的不滿(大多為小說、漫畫迷,也包括我在內),相關的討論更是多得驚人。

就在我看到這篇文章也跟著生氣之後,沒兩天的一個晚上,我和三位友人吃完飯買了幾瓶酒,在六福皇宮門口前面的草皮坐了下來,就聊到這篇文章,每一個人都很氣,覺得這個分級制度實在是太過分了,而且是越講越生氣。我在心理面不斷的問自己我們是不是只能沉默?我們是不是還要繼續容忍下去?我們到底能不能做些什麼?

當然我們沒有選擇沉默,否則我現在可能還一個人在家裡對著電視機生氣。

於是我們找了幾個跟我們一樣生氣的朋友組織起來,討論看看能做點什麼。由於剛開始網路上對這件事情的討論很熱烈,但是卻分散在原本各自的網站(比方說小說頻道、漫畫討論區),於是我們希望能先建立一個交換資訊的平台,將這些人聚集起來。於是我們藉由KKcity的花魁異色館(性站)和重裝Reset累積的社運經驗與人脈,在兩天內架起了現在的網站、討論區和線上連署系統,開始收集、轉載各種相關資訊、新聞與評論。(詳細的情形在小拉發言中將有更完整的紀錄,她也有許多相當有趣的經驗和心得要跟大家分享,我這邊就不多說了。)

在整個運動的過程中,我碰到印象最深刻的問題,也是我常常被問到的,就是:有沒有媒體效應?或是這麼做有沒有實際的效果?

如前所述,我並不是一個有什麼了不起經驗(與學識)的人,絕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憑著一股熱血和衝勁在硬幹,關於這些問題我不知道正確的操作方式到底是什麼,不過至少我很清楚,今天我們抗爭的對象是政府、是國家機器、是象徵崇高道德唯一指標的保守團體、是成千上萬性道德恐慌的爸爸媽媽們…。我們沒有對等的力量可以站在平等的位置與他們鬥,我們更不可能有那麼多的能量可供應不斷的消耗。我承認媒體效應的確很重要,但是媒體要的並不是你運動的內涵,不是你運動的訴求,而是新聞價值和收視率。追逐著媒體效應就等於給媒體消費,炒作之後還能剩下來,留給看到這些新聞的群眾的,將會是什麼?(就是當我們看到脫光衣服的大學生吱吱嗚嗚的說出因為台灣空氣很髒所以要抗議等等不之所云的表情時,那媒體效應後剩下的,除了裸體的印象之外還有什麼?)
可是有很多人是真的覺得我們辦這些活動、座談會都沒有用,沒有上電視就沒有用,新聞局相應不理,或是繼續講一些場面話,搞一些拖延的手段,他們叫我去直接去找立委給新聞局壓力,也告訴我成立一個新的評議單位跟現在這個對抗,或是要我擬出一份比現在更好的分級辦法。但是這樣真的就會比較「有用」嗎?

國際書展我們每天下午去發傳單,我們人很少,可能四個或五個,沒有媒體只有冷風和細雨,但是我們發得很開心,也有自己上網報名要參加當義工的同學,每發一張傳單我就喊一次口號:請反對假分級!每張傳單都發得很真實。有人跟我們點頭致意、豎起拇指、或是很興奮的跑來叫我們加油,說他們班上同學都有連署…。是這些帶給我們感動,鼓勵我們繼續幹下去。這種感覺跟開記者會演行動劇,站在記者和攝影機前面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我相信效果也絕對不一樣。

這才是我們要的,我們想作的,我想站在街上大聲的告訴每一個人:我反對假分級,請你跟我一起站出來!而不是追逐媒體焦點、跳過對群眾宣導溝通、直接找找立委或是訂定我們想要的分級辦法,然後最後別人也不知道你們在反對什麼。

雖然新聞局已經聲明將罰則實施延至今年七月一日,也承諾會協調內政部修改兒少法關於罰則的部份。但是這些行為反而更顯示了新聞局對分級辦法真正問題的無知(或刻意忽略):

模糊的標準(所有普遍級都可能是限制級,所有限制級都可能是逾越限制級。)
兒少不分(將零到十八歲通通歸類為無知的幼兒,片面主觀設定其為純潔的、不需要閱讀任何性資訊,也不可以有任何正常的性慾發洩管道。)
嚴厲的罰責(可處停業一月至一年,罰款十萬到五十萬。)
立場偏頗的評議機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裁判兼球員,既可主動檢舉告發,又成為法院判決參考鑑定的依據,並威嚇租書業者收取評鑑費用。)
倉促上路(八月公告,十月底才與評鑑基金會簽下工作契約,負責宣傳開說明會,十二月一日卻又要直接上路執行,可謂草率立法倉促上路。)
執法單位自由心證(要求業者自律,但分級標準模糊,判定的權力又在執法單位手上。)
過度擴權定義刑法235(分級辦法還規範出合法的限制級,將超越的刊物都歸類成逾越限制級,等同於禁書,是即使成年也不可閱覽的級數。)

然而分級辦法所帶來的寒蟬效應,並沒有隨著新聞局暫緩罰責而延遲發生,已經確確實實改變台灣的出版界:有通路商已經表明不進任何「限制級」的圖書;出版社不敢出版帶有露骨性描寫的文本,即使只是文字;漫畫租售業者為求自保,大量的將只要有一點點可能沾上邊的,哪怕只有一格的漫畫收入限制級專區;國際書展政策反覆下,業者將所有「限制級」刊物擺在家裡不敢賣…。

一個民主國家的自由公民,都不會也不可能忍受由國家機器決定可以看什麼、不能看什麼,我們訴求擁有自己選擇閱讀和言論的權力,不受任何的干預與侵害!

反對假分級制度聯盟這四個月的努力,就只因為最初幾個人的不願沉默,使得我們不必再對著電視機罵三字經,能夠實實在在做些什麼事情,影響一些人跟我們一起站出來表達不滿,這點實在讓我相當感動!反假分級的運動才剛開始,往後我們將會更努力的推動下去,也希望各位能「持續」關心反分級的議題,參與我們的活動或是與我們一起奮鬥,謝謝。













 
   
 
   
   

連署與行動發起



花魁異色館(KKcity性與性別討論站)

聯絡信箱 ttcat.ttcat@msa.hinet.net
最佳瀏覽 1024 X 768 IE5.0+ 如果無法顯示 Flash 請下載 Plug-in player

本站所使用的已註冊商標之圖片皆屬於原著作權公司或個人
其他為本站自行拍攝設計,請尊重網路著作權,如有侵權請來函告知